隨着德仁即位第一百二十六任天皇,日本昨日踏進令和新紀元,海內外多方善頌善禱。日本在平成時代經歷「迷惘三十年」,新時代為日本人在感性上帶來新希望,然而,要突?#24179;?#28639;困局和為國家重定方向,日本須繼續在迷惘中探索,再創輝煌仍是一個難圓的夢。

  迷惘主要在經濟和國家定位兩方面。德仁的父親明仁三十年前登基時,日本經濟在國際上的表現一時無兩,一九?#21496;?#24179;成元年,全球五十大市值企業日本佔了三十二家,日本汽車和家電橫掃全球,由歐美到香港都隨街可見人帶着劃時代的「隨身聽」(walkman),日劇、影音產品和電子遊戲風靡各地青少年,日本企業收購美國紐約地標式大廈和荷里活電影公司,西方學者紛紛鑽研日企管理以探求其成功之道,名學者傅高義的著作《日本第一:對美國的啟示》,令自視為世界第一的美國大感震驚。

  廣場協議打殘日經濟

  不少日本人當年引以自豪的元素,在九十年代以後逐漸褪色,至今黯淡無光。部?#20043;?#24180;叱咤一時的銀行和巨企已經倒閉,股市樓價急插後至今未回復當年高位,今天港人追韓劇韓星多過哈日,網絡新經濟的亮點轉了去美國和中國,手機在國際市場敬陪末席。經濟經歷過通縮和衰退,即使首相安倍晉三發「三支箭」刺激,去年增長都?#30343;?#20284;有還無的百分之零點七。

  就在平成元年,歐美聯手向日本施?#28023;?#31805;訂《廣場協議》,逼使日圓大幅升值,三年間日圓兌美元升了八成六,日本出口大受打擊,經濟泡沫爆破,陷入長期通縮,而多屆日本政府都未能大刀闊斧改革,為經濟發展闖出一條新路。

  在這期間,日本戰後嬰兒潮新生代踏進老年,日本政府一向不歡迎移民,出現老年社會和少子化,人口出現萎縮,預計二〇五〇年總人口會下降?#34903;?#26377;八千八百萬。企業也因改革乏力,受到保守文化束縛,未能激發創新活力,不像美國能夠破舊立新,形成新的增長引擎。

  在這期間,中國全力推進改革開放,經濟飛躍增長,取代日本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,日本在政治和經濟上都失去亞洲第一強國的地位。日本一直看不起的鄰國南韓也高速發展,不斷削弱其優勢。

  遏右翼思潮謀區內共贏

  經濟不景和民族自豪感受挫,造就了右翼勢力的崛起,安倍施政目標是搞好經濟和修訂憲法,以提升日本國力和軍力,在處理二戰問題上甚至不惜開罪中韓,並配合美國「重返亞洲?#20849;?#30053;,成為遏制中國的棋子。明仁在這關鍵問題上,以其在國民心中崇高地位,堅持和平主義,為阻施政右傾發揮了道德制約力。德仁在即位儀式上,亦表明根據憲法承擔職責,希望國民幸福、國家進一步發展和世界和平。

  日本有超卓的工業和科研根底,近年積極研發機械人和飛行汽車等,研發者還構思明年東京奧運會由?#38761;w車」點燃聖火。東奧將是展現?#24179;?#26032;時代日本新動力的重要窗櫉,日本經濟除了靠本身實力和改革決心,還要避免讓右翼思維損害與中韓等亞洲鄰國的政經關係,謀求區內互利共贏,才有機會重振國力,恢復輝煌。